新中式家具

  目前办公家居行业最热门的词汇莫过于“新中式”、“全屋定制”、“智能家居”,如果将这三个看似关联度不大的词汇的内涵进行串联分析,则可为中国办公家具的未来发展探索出一条明晰的康庄大道。“新中式”是一个商业用语或俗称,而非正式风格的学术用语;就办公家具产品而言,是对近些年来出现的、有别于高仿传统明、清办公家具等一类新型中式办公家具产品的统称。从学术的角度而言,为了与世界办公家具对标,并有别于国际现代主义风格的办公家具,其比较贴切的风格名称应该是“现代中式”办公家具。而“全屋定制”(或整装定制)实质上是家居类用品的配套或集成,其是一种消费升级的营销模式或概念。“智能家居”则属于家居类用品中的单品或区域空间中相关联单品之间,通过应用现代科技成果进行的产品升级。三者之间,“现代中式”风格是核心与灵魂,“全屋定制”则应是屈从于“现代中式”风格的结果呈现,“智能家居”则是包括办公家具、家电及其它各类家居用品的居于其中的时代化功能体验。尽管上述三个热门词汇谙熟于从业者与消费者之中,但理论概念与现实产品间的差距还很大。现以“现代中式”办公家具为主阐述于下。

  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起源与发展

  综合思考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发展过程,可归纳为如图1所示的三个阶段:

  萌芽时期

  现代中式办公家具萌芽于西方办公家具文化泛滥的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当时的中国办公家具产业处于快速发展的上升期,但办公家具市场特别是高端办公家具市场却充斥着承载西方文化的欧美办公家具产品,少数有远见的办公家具从业者为了从这种困局中寻求突破口,尝试性地以经典明、清为蓝本,推出一些带有明显的明清办公家具形式或符号元素的办公家具产品,并且还受到少数消费者的认同,如图2所示的顺德三友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开发的衣帽架。而学术方面的研究,则应以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唐开军教授于2002 年在《林产工业》杂志第4期上发表的“现代中式办公家具”论文为起点,该论文界定了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风格内涵,并从形式、材料、结构与工艺、功能等方面提出了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划时代性理论。行业与学术界的联动,加之市场需求的驱动,各类行业性活动的引导,行业从业者和消费者越来越多地关注并加入到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研发与消费领域,逐渐催生了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发展,可将这一时期界定为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萌芽时期。

  过渡时期

  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经过萌芽时期的探索与发展之后,在行业内逐渐形成了两个发展方向, 一个方向是以传统明、清红木办公家具企业为主体形成的“传统+现代”模式,即在对传统明、清办公家具进行时代化改良,使之融入现代环境, 这种从传统办公家具语境下突围而出的现代中式办公家具,出发点是正确的,但由于红木行业从业者固守传统的思想根深蒂固,形成了传统过盈,现代不足,“形魂”皆传统的现代中式办公家具,与市场需求严重脱节,把“现代中式”作为产品的一个伪概念进行炒作,反而阻碍了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发展;第二个方向则是少部分现代办公家具企业以“现代+传统”为模式,即以现代办公家具形制为主体,并有节制地加入少量传统文化符号,形成了“形魂”现代与传统共存的现代中式办公家具形式,为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发展迈出关键性的一步,“写意东方” 品牌的产品。

  成熟时期

  随着时代的发展,办公家具从业群与消费群的迭代更新,人们对现代中式办公家具的认识与理解已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形成了一个共识性的“现代+现代”产品概念,即现代的形制、现代的内涵,服务于现代的生活与工作方式。现代中式办公家具进入“成熟时期”后,避免了产品的“现代中式”不“现代”的尴尬现象;产品设计者也不用总是去“老祖宗的艺术仓库里抄东西”,而是凭个人对传统文化精髓的理解来演绎时代性的中式办公家具产品,与现代语境的家居环境融合协调,如图4所示“檀颂” 品牌现代中式办公家具。

  现代中式办公家具成熟的背景

  综合而言,可以说现代中式办公家具成熟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背景下,“天时”——中华民族正处于伟大的民族复兴的转折时期,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正通过不同的途径演绎出新时代的辉煌,以其强大魅力征服着中国乃至全球各族人民的精神世界。“地利”——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消费市场已经逐渐摒弃“以洋为荣”的消费观念,正本归源,青睐于“民族品牌”的产品,为现代中式办公家具提供了中华大地及世界性的舞台。“人和”——经过一个时期的文化迷茫彷徨之后,人们在重拾传统文化自信的同时,也在思考中国当代的美学观,并提出了中国人所特有的一种以简约、闲适和智慧为主要特征的“中国式雅致生活”。

  ①简约:追求的是一种精致的生活态度, 是水云间的自我修行,是杯盏间的灵魂落定, 是繁林里的清净。以青石、香茗、茂林与修竹间朴实自然,停驻在现代中国人的心里;以不写繁华、不叙苍凉、不喜纷扰,幽远清新、素雅宁静,“一箪食一瓢饮,不改其乐”的生活态度,追寻“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一种精神和文化境界。图5所示为简约、雅致的现代中式生活空间。

  ②闲适:闲适是一种优雅,是一种从容, 是一种境界,是一种智慧。“中国式雅致生活”享受的是充实的生活,而不是平庸的日子;是平实无华的岁月,而不是灯红酒绿的时间;是安然平静的时光,而不是愤懑暴怒的态度。图6所示为闲适、宁静的现代中式生活环境。

  ③智慧:“中国式雅致生活”是一种智慧的生活境界,拥有这种智慧的人,高而能下, 满而能虚,富而能俭,贵而能卑,智而能愚,勇而能怯,辩而能讷,博而能浅,明而能暗。能识天地之大,能晓人生之难,有自知之明,有预料之先,不为苦而悲,不受宠而欢;所以绝权欲,弃浮华,潇洒达观,于嚣烦尘世而自尊自重,自强自立,不卑不亢,不俗不谄。能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图7所示为智慧、通达人生哲学的现代中式语境。

  总之,现代中式办公家具进入成熟期,既有办公家具人近二十年来孜孜不倦的坚持与探索,也有时代的挑战与机遇,看似偶然,实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现代中式办公家具成熟的标准

  一种风格是通过作品表现出相对稳定的内涵,反映一个时代、一个民族或地域的审美思想等内在特征,形成受到时代、社会环境、民族习性等条件影响的呈现形式。从风格的特征方面来考证现代中式办公家具风格,其应符合艺术风格二个方面的构成要素,一是形式与功能相统一所呈现的特点,二是设计观念与设计手法相统一而形成的艺术区别系统。现代中式办公家具是由独特的内容与形式相统一, 设计师的主观构思与产品的客观特征相一致而构成的艺术区别系统;它涵盖了单个办公家具产品、各个设计师的所有作品、整个办公家具行业、当代和今后一个时期、整个中华民族等的办公家具产品风格形式;且其形式与功能,与其它风格类型的办公家具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而只是在内涵上以反映中华民族的文化特征为主题;并在设计观念与设计手法上,既符合其特定的功能性要求,又可以极大限度的展示出设计师的个人素质与情趣。

  综上所述,现代中式办公家具是中国办公家具从业者经过多年的探索而逐渐成熟,是伴随中国综合国力增强,中式文化复兴与回归的历史必然;现代中式办公家具以其现代的形制、时尚的效果、突显高科技概念、蕴含中式文化的精髓、共享现代营销模式与理念等方面的特征与现代国际办公家具并轨后,将在中华民族强大文化基因的加持下,并立于世界当代办公家具之林,从现代走向后现代。

创建时间:2020-08-06 16:51
浏览量:0
收藏

新闻动态

倬尚首页    公司新闻    新中式家具

倬尚相关文章

推荐产品

新闻动态

免费服务热线

15920058585陈先生

客服热线电话